您的位置:首页 > 统战时政 > 详细介绍

解放思想:破除当前束缚我们的思想观念


来源: 作者: 日期:2008-11-21
      
我国在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形成了许多新的价值观念,甚至已经体系化,这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成就。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因为各种原因,例如改革中的某些扭曲行为,使得改革开放中所形成的某些新观念也有偏颇之处,甚至是错误的,因而改革开放中形成的新观念也同样需要变革,这也是思想解放的重要内容。例如,错误地理解了发展是硬道理的原则,盲目强调发展而忽视了发展的科学性,在发展中忽视了人与自然的和谐,重发展而轻环境,重速度而轻效率,重增长而轻节约;又例如,误解了市场经济的真正含义,没有看到市场经济的繁荣是存在差别的共同繁荣,因而忽视了在市场经济中关注民生的重要性,没有将民生与市场经济有效结合起来;再例如,没有看到中国增长到了新阶段时,宏观经济上将出现新的问题,而是仍然用原有的宏观思维模式看待新问题,因而对国际失衡条件的新问题及流动性过剩带来的新问题认识不清,甚至出现某种恐慌倾向,使人们出现了发展中的非安全感,等等。总之,新观念同样需要有实践的检验,同样需要在思想解放中变革。

  在思想解放问题上,有一种倾向,这就是:有的同志总把他们自己所认为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观点作为依据,认为他们所认为的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是不能动的。在这里,我想到了我国粉碎“四人帮”之后的那场争论,即“两个凡是”与完整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的争论。邓小平同志提出要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不能用“两个凡是”对待毛泽东思想。对待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也应该这样,不能僵化地理解马克思的某些论断,而是要把握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实质。马克思主义分析人类社会的最基本切入点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基本矛盾,并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基本原则出发,探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变迁。马克思当时所处的人类社会生产力,与现在的社会生产力已不能同日而语,要求一个伟人要对自己身后几百年的生产力发展状况做出准确预期,并对与这种生产力相关的生产关系做出详细规定,这如果不是“为难”伟人,就是说明我们无知。再伟大的伟人的思想,都需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

  因此,在思想解放问题上,要坚持的原则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原则。那些被实践充分证明已经过时了的观念,我们就应该坚决地抛弃,不论这些观念出自于何人;那些被实践充分证明需要发展和完善的观念,就需要在实践中变革和完善。我历来主张,我们讨论问题时,应该以实践状况和数据为依据。

  在思想解放问题上,我们还要注重创新的问题。创新的含义就是干那些前人没有干的事,想那些前人没有想的事,当实践证明,这些前人没有干的事和前人没有想的事都是应该干和应该想的,那么就会形成相应的前人所没有的思想观念,人类就会形成思想观点上的进步。因此,创新是思想解放的最基本实践,实践是评价人类思想解放的最基本原则。离开了创新和实践,我们无法实现思想解放。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就必须注重创新,任何事实际上都可以试一试,不试如何判断好坏?从这点上讲,创新是思想解放的起点和基础,我们必须推动创新。不过,创新必然会和现有体制和观念发生磨擦,甚至发生矛盾,因而创新往往会带来“传统力量”的反抗,受到批评甚至被攻击都是难免的。正因为如此,所以创新往往会引发争议,不争议就不可能有创新。由此可见,任何思想解放都会伴随着争议,只有当实践充分证明某种观念是正确的时候,人们才能对此种观念有共识。不过,这种共识并不是所有人的共识,只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在大多数人共识的基础上,也仍然会有人有异议,这是正常的。所以,思想解放是指社会主体的思想意识的解放和变革。

  人类社会发展是无止境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是无止境的,因而人们的思想解放也是无止境的,人类思想发展不可能有“顶峰”。最近在给学生上课时,谈到了1979年我们讨论要不要发展民营经济,要不要发挥市场调节作用这类问题时,学生甚为吃惊,认为这样的问题还需要讨论吗?这不是很清楚的问题吗?但当时就是有人反对搞民营经济,反对搞市场经济。这些对现在的学生看来极为简单的问题,属于ABC之类的问题,在当时却是要通过创新才能解决。在现在的一些学生看来,当时的争论有些可笑。这说明一代人比一代人的思想观念更为进步,人类思想必然在一代一代的进步中而得以发展和提升。因此,坚持思想解放,不仅是我们现在不能动摇的选择,而且也是人类永远不能动摇的选择。

  (作者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

[稿源:北京日报]
[作者:魏杰]
[编辑:刘纯]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