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统战时政 > 详细介绍

陈志武:切莫低估美国经济自我调整能力


来源: 作者: 日期:2008-11-21
       

陈志武 记者 朱周良 摄

  和所有学术有成的经济学者一样,陈志武教授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倍感亲切。

  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冬上午,在美国纽黑文市一幢幽静别墅的二楼,记者和这位知名的耶鲁学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愉快交谈。

  这轮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发展至今,金融业已稍显企稳,不过在陈志武看来,世界经济整体的低迷可能持续一到两年。对于风暴中心的美国,陈志武指出,考虑到长久以来形成的很强自我调整能力,美国经济更有可能先于欧洲或是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在明年晚些时候出现复苏。

  2001年开始全心研究中国经济的陈志武还表示,这次的G20峰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中国理应在IMF等跨国金融机构和经济组织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他预计,如果措施得当,中国经济明年能实现7%-8%的增长。

  全球经济低迷或持续两年

  上海证券报:您觉得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了吗?这种低迷会持续多久?

  陈志武:现在看可能会持续一到两年。我知道,国内以及很多其他国际媒体都在说,经过这次危机,美国可能不行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未来地位已经到此要终结了。我觉得这种结论有些夸张,也有些早了。客观来讲,美国经济的自我调整和复苏的能力,过两年回过头来看会超过很多人的预期。

  当然,这次金融危机是源于美国,然后影响到全球各国的经济。所以,这种情况下,按照一般的朴素理解,这就意味着美国经济比其他国家受挫的程度会更严重,受拖累的时间也会更长。但是从现在来看,美国经济过去经过了两个世纪的发展,特别是其金融市场,尽管这次出现了危机,但整个金融体系的架构还在。所以,到明年某个时候,一旦大家看到金融和经济危机已经到底了,接下来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会超出人们的想像。

  有一种可能性是,美国经济反而可以比西欧、拉美甚至亚洲国家的经济更快地复苏。我知道现在还身处危机之中,很难想像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反倒是那些不太发达的国家,受这次打击之后,复苏的时间可能更长,难度可能更大。

  上海证券报:您觉得金融和经济危机何时能见底?

  陈志武:金融危机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到底,当然这个底肯定不是V型,而是U型底。但是对实体经济的冲击还刚刚开始。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一些大公司纷纷宣布裁员,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类似消息,中小企业可能面临倒闭。现在来看,到明年上半年,美国的失业率可能超过8%,甚至9%。10月份是6.5%。

  上海证券报:有人认为美国经济可能在明年晚些时候开始复苏,您觉得呢?

  陈志武:有可能。原因有很多方面。首先是各国都在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进而也会帮助美国经济的复苏;其次是奥巴马的因素。我觉得奥巴马的上任会给整个美国社会对未来的信心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奥巴马的号召力会远远超过布什。

  奥巴马也许可以做到像罗斯福那样。1933年罗斯福总统上任以后,把美国社会的信心和凝聚力很快激发出来,让美国大大小小的家庭和企业都愿意和新总统一起接受新的挑战,做出自己的贡献,尽快帮助美国经济走出大萧条。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全社会支持,罗斯福新政才得以那么顺利地推出和实施。

  我觉得,奥巴马明年1月20日上任后,可能在很多方面模仿罗斯福的做法,会在金融、证券市场制度架构方面作出改革,在刺激经济增长方面也会出台很多举措来刺激消费,同时也能在国际社会得到更广泛的社会群体的支持,这对美国经济在明年下半年出现复苏会有很大帮助。

  相比之下,其他经济体的疲软则可能持续更久,有些拉美、东欧甚至西欧国家经济在低迷期停留的时间可能长达两年。

  预计中国经济明年增长近8%

  上海证券报:中国经济的恢复情况会如何呢?

  陈志武:中国的情况相对于美国可能差不多,甚至可以恢复得更快些。

  这次全球危机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打击很严重,但冷静地想想,从长远来说,这种打击也并非全是坏事,也可能成为一种机遇。在我看来,这次危机带来的正面机遇远远超过了负面的打击。

  比如,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担心资源安全。但最近几个月,伴随着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发生,国际油价跌去了三分之二,目前只有50多美元。其他的各种原材料价格也大幅下滑,这样一来,中国经济下一步发展所需资源的成本大大下降,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另一方面,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国家的财政盈余都很多,这些钱都可以拿来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关键是要用得好。比如通过退税或补贴的形式给老百姓直接送钱,然后加大医疗教育方面的投入。另外,中国的国债比重很低,大概今年年中国债余额在5万亿元,相当于GDP的18%左右,其中还有1.6万亿元是成立中投公司时发行的特别国债。如果除掉这一块,中国国债占GDP的比重只有13%左右。相对而言,西欧国家普遍都在60%左右,而美国在本轮救市措施推出之前的国债余额是10万亿美元,占比为71%。

  这样的鲜明对比说明,中国进一步发行国债的空间很大。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像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候那样,大量发行国债,将所得用于补贴中低等收入家庭,投入民生和福利项目,加大刺激消费的力度,这些措施如果得力,有望为中国经济奠定在未来几年快速复苏的坚定基础。

  上海证券报:您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具体的预期?

  陈志武:现在全球经济危机比原来想像要严重得多,这直接导致中国出口下滑的速度加快,但出口下滑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还没有看出来,这方面存在滞后效应。在西方国家,金融危机在9月中旬、10月份才开始急速转向,所以这方面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可能要到明年上半年才能体现出来,因为出口订单往往有半年左右的延迟。

  在这种情况下,我预计,明年中国经济全年的增长可能在7%-8%左右。

  G20峰会对中国是良好开始

  上海证券报:您对G20峰会如何评价?

  陈志武:G20峰会召开之前大家的预期都是很平淡的,象征性的意义更多一些,实际要达成什么协议不大可能。布什再有两个月就离任,所以不管是英、法、中还是其他国家,大家的兴趣更多地都在奥巴马身上,而不是布什。之前布什之所以要提议召开这次峰会,重要的一点是为了帮那些参加总统和国会选举的共和党人,需要做一些姿态,另外萨科奇也强烈呼吁美国牵头做一些事。所以,布什不情愿地出面组织了这次会议。

  当然,这次会议最大的正面意义在于,开启了未来几年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改革的序幕,是一个起点,让大家开始进入讨论和谈判的过程。接下来肯定还有第二次会、第三次会,等等。

  上海证券报:有没有什么遗憾?

  陈志武:应该说没有太多遗憾。时间很短,牵涉到很多国家。所以,任何新的东西,不管是IMF改革,还是建立新的跨国监管体系等等,这些方面的举措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有定论。更何况布什即使要做什么许诺,签署什么协议,到明年1月20日奥巴马上任后也完全可以否定掉。

  但是我觉得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日本在会前答应给IMF注资1000亿美元,中国没有做量化的承诺。这也很好,我们没有必要现在就把牌亮出来。现在毕竟还太早,牌亮得越多,接着下来就越被动。不过从长远来说,中国已经做好了准备,要给IMF提供更多经费方面的支持。但是会在谈判过程中,要求在跨国金融机构和经济组织中有更大的发言权。

  注资是一方面,但同时能否获得相应的好处和发言权,也是非常重要的。

       4万亿投资应更针对消费

  上海证券报:您觉得最近宣布的4万亿元经济刺激方案能对中国经济带来多大拉动作用?

  陈志武:对这个方案出台我并不太吃惊。但我个人认为,这个计划中资金的去向和结构安排问题不是非常合理。

  总的来说,到明年年底前,4万亿元中大概会有2万亿元左右投资于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对明年GDP的贡献大概在8000亿元左右,相当于不到3%的增长率。

  这次的方案还是太像过去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的做法。一想到经济刺激,就是通过国家加大基础设施和工业项目投资,以这种方式来带动需求。这种做法在上世纪80、90年代对加速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是很有必要的,当时中国的公路体系和运输网络也亟待建立,所以这样的投资给总体经济带来的长期影响是非常正面和积极的。

  眼下的局面与当时有很大不同。全球需求在急速下降,同时中国经济在去年之前已达到顶点,靠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潜力也基本耗尽。这个时候国家刺激经济增长的重点应该放在国内消费特别是民间消费,而不是投资,以弥补国际消费的急速下滑和投资驱动经济的瓶颈。

  上海证券报:那么应该怎样来刺激消费呢?

  陈志武:最直接的是给中低等收入的家庭、个人和农民退税、补贴。我之前就建议,给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成年人、小孩和农民每人1000元退税或是补贴。这样瞄准目标的退税和补贴,会立即刺激消费的增长。这样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第二就是由政府在医疗卫生体系、教育保障方面加大投入,这会减轻老百姓在这方面的压力,有利于将民间的消费需求释放出来,从而间接带动民间消费增长。

  第三就是加快农村土地使用权交易市场的建立。这是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目标,但这一块可以加速进行,让土地使用权可以尽快流转起来,可以做借贷抵押等资本化的运作。同时,通过国家加快建立土地使用权的登记体系和交易市场,让农民和农村的企业家可以有更多钱从事创业。

  第四是对企业和个人减税方面要迈出更大步伐,特别是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至少要上升到每月5000元,甚至更高。

  股市未来六个月以震荡为主

  上海证券报:您对当前主要股市的前景如何看?

  陈志武:我预计,未来六个月中,美国道指可能在7000点到11000点之间震荡,然后随着投资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看法改变,股市可能出现回升。

  从投资价值上来看,美国和欧洲等发达股市在现在和未来几个月中存在显著的长期投资机会,甚至包括金融业。有一点我坚信不疑,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瓶颈绝对会是消费,而不是投资或是生产不足。因此,金融市场也必然会是最核心的基础性行业,因为从根本上来说,金融业就是帮助个人和家庭解放消费能力。尽管今天金融股跌得很惨,但从长远来看,金融业前景依然看好,长期的投资价值依然非常高。

  对A股市场,我觉得未来几个月还会有很多阴云。因为中国的企业盈利和经济指标在未来六个月或是九个月只会越来越坏,而不是越来越好。但是也许明年上半年以后,A股可能出现新一轮上涨。当然,“大小非”的问题还有待解决。

  上海证券报:会不会再创新低?

  陈志武:就A股而言,我觉得未来六个月探新低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上涨的空间会比较有限,大概会在2000点上下波动一段时间。

  对美股来说则有可能在年底前再创新低,可能到7500点,甚至7000点。

  人物简介

  陈志武 1962年生于湖南茶陵,现为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

  1979年至1983年,就读于中南大学计算机系。1983年到1986年,在国防科大读研究生,主修计算机系统工程。1986年赴耶鲁大学学习,1990年从耶鲁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同年到威斯康辛大学执教,直到1995年。此后又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执教4年。1999年回到耶鲁大学担任教授。

  1994年,陈志武的论文“人口老龄化和资本市场”获默顿·米勒研究奖(以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默顿·米勒教授命名的奖项);1994年,其论文“日本基于产出为基础的资产定价”获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研究奖;1999年获得Pacesetter研究奖。

  在美国华尔街电讯2006年公布的“十大华人经济学家”榜单中,陈志武名列第九。该榜单主要综合考虑学术、经济和社会影响力,基于对全球著名学府的279位经济学教授和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书面调查。在2000年的另一项世界经济学家排名中,陈志武位居第202位。

  陈志武还是美国对冲基金Zebra资本的两位创始人之一。




[稿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朱周良]
[编辑:刘纯]

分享到:
0